首页 媒体 行业动态
行业动态

疫情之后,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关键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22-09-28    

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魏少军教授4月28日在央视财经《战“疫”后新机遇》系列直播中,分享了主题为《疫情之后,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关键在哪里》的演讲,进行了精辟分析。本文由芯师爷根据魏少军教授演讲整理。


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企业自3月起已陆续完成全面复工,但海外疫情当前状况依然胶着。在半导体产业全球化的今天,中国半导体产业应如何应对疫情带来的影响呢?


魏少军教授认为我国半导体发展的关键是做到三个词:从容淡定、宁静致远、有所作为。

图: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所长、清华大学教授魏少军


01
从容淡定:我国半导体产业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

魏少军教授认为疫情对我国半导体的影响可以分为两方面来看,一方面是国内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,另一方面是海外疫情带来的间接影响。

从国内疫情来看,中国半导体受到的影响有限。

首先,在半导体生产制造环节中,疫情影响不明显。中国疫情的暴发时间处于春节前后,国内产业处于休假期间,大多工厂本就停工。虽然芯片制造工厂是24小时不间断生产,但是由于芯片制造工厂过滤系统是纳米级别,高于病毒防护的微米级别,生产人员工作环境感染风险极低,生产基本得以运营。

在半导体设计环节中,由于半导体的设计工程师是通过在线设计和网上办公的,主要保证网络的信息安全,也仅是影响相关项目周期。

半导体的封装测试业影响比较大些,因其有劳动密集型属性,生产设备要靠人工操作。由于疫情期间不能人群聚集,减少人力的情况下,封测业受到了影响较大。但中国对疫情的防控做的比较好,从现在来看,这部分影响也有限。

这些影响的幅度从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也有所体现。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 年第一季度国内的 GDP 下降了 6.8%,但集成电路产业仍保持了两位数增长率,达 13.1% 。

相对来说,魏少军教授表示由于海外疫情的发展出乎意料,对国内半导体影响会逐渐显露,这里有两个判断:一是国内半导体产业会继续保持扩张;二是半导体产品进口会受到压抑。

对于前者,由于国外疫情短期不能结束,导致国际物流受影响,但同时国内生产已经恢复,原来用国外的器件有可能会改用本地器件,国内半导体获得一定新市场空间。但即便是这样,中国半导体增速下调是必然的,估计中国半导体产业2020年的增长率会处于个位数。最坏的情况下增长率可能是0偏上一点。

对于后者,中国半导体是出口型经济,进口的芯片中有一半装在整机中出口到欧美了。疫情导致欧美市场需求不振,也一定会放缓进口芯片的需求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魏少军教授提醒产业:“我个人认为芯片进口受到抑制不是一件好事情,这说明全球半导体产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。

但总的来说,魏少军教授认为疫情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影响有限,总体可控,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可以保持相对从容的心态。


02
宁静致远:对供应链调整保持冷静

面对近期业界传出的半导体供应链有意搬离中国问题,魏少军教授认为:“未来几年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出现调整是必然的,但全面重组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代价很大,短期内也无法做到。”他表示,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调整需要关注几个基本点:

1.是否有利于利润最大化;全球化不是政治因素决定的,是经济因素决定的,利润最大化才是全球化最大的驱动力。

2.是否有利于市场的拓展;美国半导体公司 80% 的产品是卖给中国,利润有 50% 是来自中国。中国是最大的半导体应用市场,且增长态势良好,将供应链搬离中国是否还能争取在中国更大的市场份额,这值得考虑。

3.是否有合理的成本构成;供应链管理并不简单是生产制造,将供应链搬离中国后,在成本上也会造成压力,成本需衡量物流、原材料、应急、销售等多方因素。

4.是否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;我国在物流、生产和人力资源等方面有很强的综合优势。

魏少军教授表示,许多半导体企业供应链来到中国,很大部分原因就是中国拥有最大的半导体应用市场。只要这一点没改变,
全球半导体供应链未来20年大概率无法离开中国。

中国半导体产业对供应链调整要做到“宁静致远”,对传言过激反应是不自信的表现,即便发生全球供应链调整也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,美国半导体供应链不可能一夜之间搬离中国,中国半导体产业有如今良好态势,也是经历了几十年努力。


03
有所作为:围绕产品创新,构建产业生态

除了对产业有良好的发展心态,魏少军教授提出,面对供应链的变化,中国半导体产业也必须有所作为。当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要素并不齐,此前产业发展基金投资多围绕产品制造,现在制造端虽然进步很快,但距离国际上最先进的技术仍有差距,在材料和半导体设备上短板更是明显。

魏少军教授认为,产业创新和生态环境构建是当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两大关键。

他强调,半导体公司无论是设计、生产都是围绕着产品。半导体产业已经从 IDM的生态模式,分拆成设计、制造、封测每个专业分工的环节,但核心仍是产品,产品才是半导体企业安身立命的根本。如果没有产品,光有制造能力也没用。 因此,必须用产品创新来统筹设计、封测、制造、装备、材料。这工作对于中国半导体非常难,因为中间还有很多弱项,但这是产业发展的大思路。

更难的是,半导体产业创新是高成本的。以美国半导体企业来说,它的产品好是因为企业掌握的技术好,技术好是因为研发投入极高,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平均研发投入是其它国家的两倍,占其销售额的17%。而相比而言,我国半导体企业的研发投入在10%的都不多。偶有例外,中芯国际近日公布的2020年Q1显示,它的研发投入占据营收的22%,而究其毛利却为21%,这意味着中芯国际掏出了老本在做研发,这固然值得赞赏,但这不是产业的正常情况。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还无法进入“技术好—产品好—营收好—研发投入高—技术好”这一良性循环中。因此在产品创新的过程中,由于经费有限,创新资源一定要聚焦。

针对中国半导体未来的产业发展,魏少军教授建议,一方面我们要观察行业的发展,但同时在国家战略大方针的层面上也要多加思考,争取在大方向正确的前提下,中国半导体产业能沿着市场道路前进。


分享到:

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655号